苏农银行一支行长受贿遭禁业卷入18亿集资案副行长亦涉嫌骗贷

2022-11-25 11:56:00
bradley
原创
66

  近日,徐州银保监分局披露3份行政处罚信息。其中,苏农银行徐州鼓楼支行(以下简称“鼓楼支行”)因办理质押担保和票据承兑两项业务违规,被罚款90万元。

  接近百万元的罚金,在今年江苏银保监罚单中,算是比较高的。不过与同时被罚的两名责任人相比,分量就有点不够看了。

  江苏金融观察梳理多方信息发现,这两人曾分别担任鼓楼支行行长、副行长。在前者辞职前的一年多时间内,该支行发放过70多笔百万元以上的(或承兑汇票),最终均无法收回,本息合计超过4亿元;而后者则涉嫌伪造手续,从自家银行骗贷400万元。

  在徐州银保监分局对苏农银行徐州鼓楼支行工作人员周华开出的罚单中,直接使用“受贿”一词,这在江苏银保监系统的处罚历史上非常罕见。

  根据天眼查及相关裁判文书提供的信息,周华自2010年10月起担任原吴江农商行(即如今的苏农银行)徐州鼓楼支行副行长(分管信贷),2014年3月升任行长,2015年2月辞职。

  银行高管受贿,一向是银保监系统的监管红线。纵览银保监会网站有关受贿被处罚的案例,江苏辖内上一起还是发生在2006年。当时连云港市赣榆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理事长、副主任均被终身禁止担任高管。

  全国其他地区也多发生在2010年以前。一般而言,一旦高管被查出受贿,少则禁止担任高管5年,重则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2008年,四川内江银监分局曾查处一起中国银行内江分行副行长受贿案,当时这位副行长“仅仅”收受贿赂总计5.6万元,即被终身禁止担任高管。像周华这样只被禁业1年的情况,还没有先例。

  那么周行长犯的错误,难道情节很轻微?由于缺乏足够信息,尚不得而知。不过通过梳理其所在支行的借款合同纠纷,实际情况或许比表面上要严重得多。

  按借款日期为序,裁判文书网最早记录的一起纠纷,发生在2013年4月26日。此后一年多时间内,该行发生的70多笔日后也相继成为坏账。

  上述涉及本金32487.64万元,相应产生的利息(到起诉时为止)达到8438.99万元,本息合计40926.63万元。而其中绝大多数案件,由于被执行人名下并无财产,目前已处于终止执行状态。

  根据苏农银行的招股书,截至2016年6月30日,该行总资产为778.74亿元,余额为436.3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56%。同期,鼓楼支行的总资产为10.74亿元,那么参照总行的比例,余额约为6亿元。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可以参考的例子是包商银行破产事件:大股东明天系的占款,还不到包商银行总资产的三成。相比之下,鼓楼支行的比例高达四成。

  事情败露前,周华辞职走人了,给母公司苏农银行留下了一副烂摊子。不知道事后苏农银行往鼓楼支行输了多少血,才稳住了局面。

  案号为“(2017)苏0302民初3595号”的一审民事判决书中记录,鼓楼支行于2014年10月31日向被告徐州远大粮食有限公司(简称“徐州远大”)分四次发放共计3100万元,借款到期后,徐州远大未按约返还本金及利息;截至2017年8月20日,徐州远大拖欠本金3100万元、利息6590101.86元。

  除此以外,徐州远大还分别于2014年10月31日、2014年12月15日分别向鼓楼支行300万元、500万元。截至2017年6月20日、2017年7月20日,分别拖欠本金246万元、500万元,拖欠利息472530元、956277.8元。

  合计将近4000万元的,对于一个农商行的下辖支行来说,绝不是小数目。我国商业银行法规定,单一客户比例不得超过银行净资本的10%。那么,徐州远大有没有超标呢?

  前文提到,截至2016年6月30日,苏农银行总资产为778.74亿元,其鼓楼支行总资产为10.74亿元,约占苏农银行总资产1.38%。而在同期,苏农银行的资本净额为73.48亿元,如果按上述比例计算,鼓楼支行资本净额约为1亿元。

  也就是说,鼓楼支行当时向徐州远大发放的金额,已经逼近甚至超过其净资本的40%。是谁给了鼓楼支行如此藐视法律的勇气?

  值得一提的是,在其中一个案子中,另外一家公司——徐州博亚体育用品贸易有限公司(简称“博亚体育”)是徐州远大的担保方。而在案号为“(2018)苏03民终433号”的一份民事判决书中,当事人曾指证博亚体育的实控人与周华是多年好友。关系梳理下来,很难不让人怀疑相关人员有利益勾兑的可能性。

  2015年,上海渠宜投资管理公司(简称“渠宜投资”)暴雷。经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渠宜投资共吸收公众存款1.8亿元,直接造成被害人经济损失1.4亿元。

  而渠宜投资正是徐州远大旗下的子公司。通过宣传并不存在的徐州远大“三农”项目,以高回报率诱使上海一些老年人投资,渠宜投资精心策划了一场骗局,最终导致大多数投资人血本无归。

  根据判决书,涉案钱款主要用于归还债务、个人放贷及消费、归还部分本息等,流水银行也正是鼓楼支行,周华甚至被传唤作证。

  耐人寻味的是,徐州远大早在2009年就有过被执行记录,2013-2014年期间,被执行记录更多达36条,被执行总金额超过7000万元;并在2013年9月,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这种情况下,鼓楼支行还很大方地借给徐州远大将近4000万元,“三查不到位”已不足以形容其豪迈气概了。

  相比周华的“管理责任”,徐州银保监分局给戴勇违规行为的定性是“直接责任”。而从涉及到戴勇的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来看,此君也的确称得上亲力亲为。

  2014年1月初,戴勇到当地一家公司称,可以替其办理,需要公司提供相关印章和营业执照等材料。但此后戴勇并未办成事宜,两个月后,在该公司催促下,戴勇才返还相关材料。

  案件一审期间,徐州鼓楼区法院传唤戴勇到庭。戴勇供称,需要的公司报表和供销合同均是虚假,相关手续办好后,客户经理写好调查报告,从银行系统上报,戴勇先进行审批,再由行长审批后发放。400万元发放到该公司账户后,又受托支付给另外一家公司,最后再转给徐州鑫汇电力燃料有限公司(简称“徐州鑫汇”)的实控人陈某。

  巧合的是,徐州鑫汇也和徐州远大有关联。在另外一起案件中,徐州鑫汇于2014年2月向鼓楼支行500万元,徐州远大则作为该笔借款的担保方,最终也是没有偿还。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博亚体育 - 官方网站
电话: 13503025998
网址: www.04528098120.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市解放南路123号金汇大厦805室